欢迎进入北京老科学技术工作者总会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建言献策 > 专家建议
关于加强政府创新能力治理的建议
发布日期:2017-10-30 来源:中国科学院协会 作者:吕明身 浏览次数: 字号:【

  资源配置是政府的重要职能之一,必须要依靠评价才可能在创新链、产业链和资本链联动融合过程中,实现资源配置优化的目标。这里,想对加强政府创新能力治理中与产业应用的科技成果评价甄别能力问题提一些建议。因为,我认为:在科技评价领域,对成果评价的甄别能力不足,从而反映出政府创新治理能力不足。
  第一个建议是政府的官员及其下属的管理部门转变错误或者似是而非的观念是第一件应该做的事。
  研发机构的研究工作者在许多情况下对应产业中一个具体企业的应用未必能够很清楚地说出来成功的把握有多大。我认为,这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是对实验室成果技术风险应该持有的谨慎态度。这一点,政府管理科技机构的官员有的不理解为何如此。相当多情况下,他们归结为成果“成熟度”不够,或者“单元性质成果不适用”,“科研生产两张皮”等等。这些“甄别”结论通过新闻媒体公布给公众,逐渐形成了搞研发的科技人员是躲在象牙塔里的一群人的概念。其实,“术业有专攻”是科技人员的本质特征之一,基本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也就是知识能力有限)从研究到产业应用这条路完全走通。科技人员个体或者一个课题组的研究成果,极大多数只能是“单元性质成果”,相对产业中一个个企业的应用永远是“成熟度”不够的。这里举一个极端的例子来说明:华罗庚先生是世界一流的科学家,他研发的优选法早就众所周知。可是,最初在国内具体应用情况如何呢?几十年前,我国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了个片子,内容是正面介绍优选法在一家企业中烧锅炉是怎样应用“成功”的。影片中,炉前工凭借心中默念的秒数,打开炉门,将已经定量的经过粒度级配的煤粉按要求拿铁锹抛洒成二次曲面送进炉膛并迅速关上炉门,再凭借心中默念的秒数,打开炉门重复这一操作过程。记得解说中说到这样优选法的操作提高了锅炉供热效率多少和充分燃烧节省了多少煤时,电影院里东北某军工厂的产业工人和中小学生观众们哄堂大笑,“优选法原来这样啊!他们老华家才这么烧锅炉哩!烧锅炉的不得累死啊!”(本人那时是刚上初中的学生,也在看这个片子的现场)通过这个例子足以说明:一个诞生在科学家论文中或实验室的研发成果,拿出来一步到位地使产业界立竿见影满意是基本不存在的。来自研发单位科技成果的上述特征的正当性、合理性及局限性应该得到政府和产业界充分尊重与认可是完全必要的,否则“甄别能力不足”与误判是难免的。本人二十多年来管理的研究所内这类科技成果得到成功应用的,没有一个不是经过与产业需求的实际结合二次艰苦攻关开发才逐渐到位的。而且,产业应用的复杂性,非常多的情况下,需要多种科技成果(数个“单元性质成果”)的有机组合二次开发才行。不仅国内,而且也包括先进国家几乎概莫能外。
  第二个建议还是转变观念方面的,科技成果本该拿出来转化,可是“躺在研究所的橱柜里,科技人员因利益方面的政策不充分而积极性不足”的说法不是无可挑剔的。其实,一些看起来十分有应用前景的科技成果,需要社会、也包括政府与产业界有一个认识与理解的过程。这个过程有的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跟研发科技人员积极性基本无关,着急是没有用的。也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卡文迪什实验室出了不少诺贝尔奖级别的核物理方面成果,可是,如何把这类成果转化为核电站和原子弹等等,历程的复杂和需要的时间之长已为众所周知。所以,有些不是体制机制与政策的问题,不要一股脑地全部归在这里面,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实事求是是完全必要的。虽然有应用前景但一时不太可能应用到产业的成果,还需要在研究过程中不断深化,政府及其下属的相关机构应该有足够清醒的认知,给这类成果的研发人员留下良好的生存与成长空间。数论文数目和看刊物的影响因子评价研究成果已经在多种场合被批评。但是,这一环节在研究工作过程中的成果形成没有完全结题阶段还是必要的。通过认真看其论文、报告等资料,同行专家还是基本能够估价工作实质进展程度及水平与下一步还需做哪些研究工作等等。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把这种做法作为科技成果评价的唯一选择或过度使用是不当的。
  第三个建议是科技成果的二次开发政府应该有所作为问题。我认为在政府规划的科技主导的重要工程项目中,设立风险资金启动项目是好办法之一。具体操作的办法是,建设方(暂且认为代表国家)、研发成果提供方(研发方)、施工方、设计方组成完备的技术二次攻关的队伍,几方出资承担启动项目的技术风险连带而来的经济风险。这支队伍一般说来不需要成立法人机构,国家政策应该明文规定允许各方这样做,各方签订的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有效合同。实时在线的管理是不可或缺的。建设方应该作为召集方负责建立定期工作例会制度,在工作例会上主持解决项目实施中的各种问题,没有制度保证的工作例会,项目可以正常实施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管理到位,不能认为是行政干预。过去,国家的部委有总工的技术管理系统,这是好的制度,是应该发扬光大的。政府规划的科技主导的重要工程项目中,不少关键的核心技术是边研发边在建设过程中应用的。这里就有个如何使研发资金持续不断的问题,我国以往的实践,创造了工程支撑科研的办法,即:建设方允许其总工系统摒弃“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山头”思维,紧密结合需要攻关的方向,拿出或者积极帮助研发方找到自己系统内适当的小工程项目与研发方签订合同使其承担任务,完成任务的过程中的经济收入支撑研发,这种滚动支撑的方式,使技术不断进步与完善。滚动支撑研发的目标不是经济效益唯一,而是技术的可行性与经济的可行性的统一。当完成了一个与政府规划的重要工程项目相似但是难度又比其大的项目时,战略意义就十分明显了,这个科技成果可以在政府规划的重要项目上应用的充分性就得到了证明。这种水到渠成的知识创造过程完全避免了“对科技成果评价甄别能力不足”问题。当年,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牵头联合交通部、化工部等下属单位得到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发明专利金奖的一个在国家重大建设工程中应用的成果就是这样完成的。这种成果的诞生过程,伴随的是产业核心技术空洞化的极大改观,而且在行业内所诞生的新技术规范与标准是建立在更加雄厚的科学技术基础上,对于工程质量而言,应用起来的可靠性、安全性、稳定性会得到更加充分的保证。
  第四个建议还是与政府在二次开发已有成果中有所作为紧密相关的建议。有时,二次开发一个成果的技术路线不唯一,当时很难评价哪个成功的概率更大或者未来应用时成本更低等等。怎么办呢?完全交给市场机制选择是不恰当的。政府应该主动部署至少两支队伍同时进行攻关开发,情况明朗时决定取舍。当年,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的一位研究员作为访问学者参与了英国帝国理工学院一项气动测试方面的技术研发,结果大获成功。事后才知道,这项测试技术是英国政府决心要攻克的,但是技术路线不唯一,另一种技术路线的研发任务政府交给了皇家空军基地同时实施,结果不理想的情况一明朗即放弃了。
  改革的深化与双创的实施,产业界、科技界等社会各界,期盼政府在党的领导下能有更大的作为,创新治理能力更上一层楼。
  中科院老科协力学所分会 吕明身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清华老科协五届一次理事会...[11-09]
清华老科协2017年第二...[11-09]
银球飞转 奋勇拼杀——原...[11-09]
丰台区老科协临时党支部集...[11-09]
丰台区老科协召开三届六次...[11-09]
北京林业大学老教协、老科...[11-09]
北京电子管厂老科协参观第...[11-09]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老科...[11-09]
中科院老科协遥感与数字地...[11-09]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