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老科学技术工作者总会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建言献策 > 调查研究
公平正义比阳光更有光辉
发布日期:2014-03-28 来源: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老科技工作者协会 作者: 浏览次数: 字号:【

  公平正义比阳光更有光辉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老科技工作者协会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的前身是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它是新中国最早成立的中科院研究所之一。后来,为了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发展,在北京西南远郊房山坨里的荒漠之地建立起了我国的第一个原子能基地——原子能研究所,后又改名为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由二机部(即后来的核工业部,现在的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领导。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和中央首长的直接关怀下,短短几年就建立了一个包括原子核物理、放射化学、反应堆物理和工程、加速器物理、核电子学及探测技术、同位素研究等综合性研究所。我国两弹(原子弹和氢弹)一艇(核潜艇)的研究从这里起步,核燃料的生产、核废物的处置、核爆的测试也在这里开始。当研究到一定阶段后,又从我们所划分出去,建立新的专门研究所。中科院相继建立的兰州近物所、上海核子所、高能所、理论物理所,也都与我所血脉相连,分割不开。我所的开拓和奠基者钱三强、王淦昌、朱光亚、彭桓武、邓稼先、于敏都是两弹一星的功勋。在那个时期,我所还为全国培养出了一大批核物理、放射化学、反应堆物理和加速器物理的人才,他们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为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人们总是亲切地称呼原子能所是我国原子能事业发展的基地,是“老母鸡”。
  我们大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从全国各地的知名大学、工厂和不同单位选拔到原子能所的。为了国家的需要,告别了亲人、家庭和城市,来到了穷乡僻壤坨里,参加到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创业之中,并一路拼搏奋斗过来。这里,不仅有上面提到的钱三强等一批高瞻远瞩、德高望重的杰出领军人物,也有一大批把国家事业看得比天大、积极奋进的优秀年轻人。在老师的带领和指导下,为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开创,为两弹一艇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彭桓武教授曾诙谐地比喻自己:“是一尊在门口的石狮子,起着看门、指向、把关、评判的作用,大量工作是广大年轻人做的。” 当然,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发展,我们这些老师们作用是无可替代的,但若没有当时那么一批年轻科技工作者做他们的助手,也是万万不行的。
  当年参加我国原子能事业创业的同志现今都已退休,但是我们的退休待遇与我们的上级机关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部(简称中核总),科学院各个研究所(包括1973年从我院分出去的高能所),北京市的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等相比较,多年来一直都低,而且差距越拉越大。收益分配的不公平和不公正,不仅使我们的经济利益受到损失,直接影响年老、体衰、多病的退休老人的生活质量,而且还严重地伤害我们的感情和尊严。温总理在两会期间说过:公平正义比阳光更有光辉;让人民生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为此我们写信反映我院退休职工退休金过低和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
  我们这封信分为三部分:一.介绍原子能院退休职工的历史贡献;二.分析了原子能院退休职工退休金的情况和原因;三. 提出我们的诉求。
  一. 以身报国的原子能院的老人们
  回顾我院五、六十年代的激情燃烧的岁月,令人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两弹的理论预研究、潜艇核动力堆、燃料元件和结构材料的研究早在五十年代末就从这里开始;我们的同志为第一颗原子弹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研制了引爆装置点火中子源,提供了足够多的UF6原料和武器级的钚-239的生产工艺,完成了核爆炸的化学诊断和物理测试等;在氢弹装置的技术路线的选择方面,提供了重要的轻核数据;完成了两弹一艇所需相关数据的编纂,和关键数据的测量;研究和制作了两弹一艇研究和核试验中所需的各种设备、仪器、仪表等。
  在那个年代里,科研人员人人争先参加两弹一艇的攻关项目,为了提供一批关键数据,攻克技术难关,没有节假日,日以继夜地奋战在实验室中。为了抢时间,在大剂量射线的辐照下,奋勇向前,招致健康严重受损。这种为国捐躯的精神是崇高的。
  我们的工人师傅们,都是来自东北、上海等地的优秀大工匠,觉悟高、技术好。为了赶制研究用的精密实验装置,工人师傅发扬不怕苦,不怕累,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精神,确保了研究工作的顺利进行。在实验工作中,有时几乎陷入绝境,但是工人师傅想办法,提方案,最后化险为夷的事例有很多。此外,我们这里还有一批真诚为科研生产第一线服务的干部和后勤人员也是值得称赞的,这里不再多赘述了。
  我院的老同志,一辈子都工作和生活在放射性本底很高的环境里。有的还从事属强放射性辐照的高危性的科研和生产工作,常年的劳累和紧张,较低的生活水平,积劳成疾。在原子能院,特别是从事大剂量放射性辐照的研究组和室,直接参加两弹一艇实验研究、生产的组(如研制UF6的组,进行光谱分析和核废物处理的组),这些组中的同志患有各种癌症和肝病的概率远比别的单位高。有的已过早地离开了我们。这里虽不是枪林弹雨的战场,但原子能院的科研战士们在这无硝烟的战场上,以身报国,英勇无畏。这种为国家事业献身的精神,是很值得学习的。
  当进入到七十年代中期,前面提到的那些大师级领军人物都已调离了原子能院,大部分军工任务也都移至九院等单位;文革期间研究工作处于停止状态,许多相关的研究领域几乎都是空白;十多年里没有新的大学生;……。那时的原子能院真是困难重重,举步维艰。我们这些五、六十年代来院的同志,为了报效祖国,迎接科学的春天,又全力以赴地投入原子能院的二次创业。在此后的三十多年里,我们在核科技的舞台上,同样十分精彩。在基础研究的许多方面,我们与国际上基本同步,完成了大量的研究论文,发表在国内外的一流学术刊物上。在核数据的测量、理论计算和数据库方面,不仅满足了国内军用和民用的需要,而且也成为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重要合作伙伴。在核电方面,我们完成了大量的前期研究工作,反应堆堆用数据的制作等,为中核总核电的发展和安全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乏燃料后处理方面取得的重大成果,为核能的广泛应用开启了十分重要的天地。此外,研制了许多支柱性的民用产品和同位素产品,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作用。七十年代以来,我们老同志继续发扬原子能院的那种不怕苦,不怕累,特别能拼搏和勇于创新的精神,不负使命地完成了承前启后、转型、登上国际舞台和培养包括现任院长、下属各个所长在内的一大批新人的重要历史任务。初步建成了以国防科技、核电基础和核能、核基础科学与核技术应用为主要方向的综合性国家核科学技术研究基地。在新的历史时期,原子能院成为国家核科技发展战略中的领军,也赢得了国际地位。
  过去半个世纪的事实表明,原子能院的退休职工为国家忠心耿耿,为事业拼搏一生,为我国原子能事业、两弹一艇和二次创业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二. 过低的退休金影响了生活质量,很没尊严
  随着岁月的推移,我们这些五、六十年代来院的年轻人也已退休,并步入了七老八十的老龄人行列。退休前,我们以从事原子能这一伟大的事业感到自豪。退休后,我们期望能得到公平的待遇和有尊严。然而事实与我们的期望相距甚远,我们的退休金过低。
  最近对我院进行随机的四百名退休职工(占总退休职工的1/7强)的退休金作了调查,按参加工作年限分为四档(1950-1955,1956-1959,1960-1965和1966-1968)进行了统计平均,并列在表1中。需要说明的是:(1)表中的空白是由于收集数据不足而未能列出;(2)由于退休时间、职务(称)、工资的变动不同,各档人员收入有差异,表中数据取了算术平均值;(3)除了表中所列之外,在我院退休职工的总收入中,每年还有三个节日(春节、五一、十一)的补贴,共计700元(现金500元,购物卡200元),防暑降温费240元。平均到12个月中,每月不足80元。也就是说,我院各类退休职工每月的平均总收入,等于表上相应的平均月收入再加上80元。这就是原子能院退休职工的全部退休金收入了。虽然我们没能收集到所有类型退休职工的退休金数据,但各类人员的退休金是相互关联着的,因此表1的数据完全能反映出我院各类退休职工的退休金的实际水平。下面再以两个实例来看我院的退休金:
  (1)某女同志,1952年辅仁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近代物理所,56年被选派到苏联学习,57年回国后参加组建核燃料后处理分析研究室,是全国知名的化学分析专家和光谱分析方面的学术带头人。她现在的退休金(包括所有的补贴)是2600元/月。
  (2)某老工人,1952年参加工作的工人,1959年从天津选调到原子能院,工作至退休。现在的退休金不到2000元/月。
  原子能院退休金在今天的北京社会里显然是低的。与我们了解的京区类似单位退休人员的退休金比较,原子能院的退休金也是低的。
  表2列出了北京市和科学院高能所的退休研究员、副研究员等的平均退休金。虽然列出的人员类型较少,但各类人员退休金相互关联,从这两类人员的退休金也可知道其它类型退休人员退休金的基本情况。又表2可看出高能所的退休金与我院同类退休人员的退休金比较,要高出我们八百元到一千多元不等。也就是说,我们的退休金比北京市和科学院的同类人员少了三分之一。或者说,我们的退休金只有他们的三分之二,这还不包括其它的补贴。比较表明,我院的退休金与科学院和北京市比较确实是过低了。这么低的退休金不能反映原子能院老同志在我国原子能事业发展中的历史性功绩,也与中国原子能院科学研究院在国际和国内的地位很不相称。

 


  

  表1 原子能院各类退休人员平均月收入
  (由于退休时间不同,各档人员收入有差异,表中数据取平均值,截止于2009年12月31日, 单位:元/月)

 

  参加工作
  时间,年

  高级
  技师

  技师

  工人

  正研

  副研

  工程师

  局级

  副局

  处级

  副处

  科级

  副科

  1950∽1955

  2147

  1986

  3700

  2545

  2150

  2535

  2457

  2122

  1956∽1959

  2234

  1945

  3245

  2572

  2110

  2080

  2055

  1960∽1965

  2500

  2148

  1999

  3358

  2553

  2177

  2635

  2585

  2138

  2110

  1966∽1968

  3563

  2607

  2262

  表2 北京市和高能所的正研和副研等的平均退休收入*

  工人

  正研

  副研

  北京市的平均退休收入

  2800

  4600

  3800

  高能所的平均退休收入

  4800

  3700

  * 表中列出的平均退休收入中不包括其它补贴。高能所的节日补贴,远高于我院的节日补贴,北京市的节日补贴,不同单位之间是有差异的。


  

  造成我院退休金过低的直接原因,是我院未能执行北京市的相关补贴政策。从我们获取的信息得知:自1994年以来北京市的菜篮子和职务(生活)等补贴,共发文12次(其中1994-2004年11年每年一次,2007年一次)发给退休人员合计每月1182元的生活津贴。在此期间,我院只执行了三次(分别是96、97和99年)合计每人每月200元。此外,我院于03、04和07年发放给院退休人员有三次生活补贴,每次每月70元,共计210元/月。自1994年到2007年,原子能院发给退休人员生活补贴共计为410元/月。至此,我院与执行了北京市文件的单位相比较,每月少了772元的生活补贴,有关补贴情况比较详见表3。
  2007年之后,我们没有看到北京市增加退休职工生活补贴的文件。但是,为了应对上涨的物价和提高退休职工的生活水平,我们熟悉的一些单位这几年都在较大幅度地提高退休职工的收益。我院也于08年和09年,给退休职工每月平均100元的生活补贴。但补贴的金额,较我们熟悉的单位少得多,以致我院退休职工较科学院、北京市的退休职工的退休金差距在拉大,如表2所示,退休金的差距已经达到了一千多元了。
  我们的上级机关——中核总机关各类退休人员的退休待遇,我们没有详尽的数据,但是他们与我院退休金的差距,远大于与北京市、高能所退休职工与我院退休金的差距。这里有一旁证,在七、八十年代,从我院调到总公司的一个汽车司机(初中生),退休后的退休金是4000多元。与我院退休工人的退休金相比,整整多了一倍。即使是我院退休的研究员也是望尘莫及,退休金不如他多。
  表3. 1994-2007年我院执行的北京市发文的退休人员各种补贴情况
  

  北京市退休人员享受的补贴

  我院退休人员执行的补贴

  北京市与我院补贴的差额

  项目

  标准
  (元/月)

  项目

  标准
  (元/月)

  1994年菜篮子补贴

  30

  30

  1995年北京市补贴

  42

  42

  1996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60

  1996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60

  0

  1997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60

  1997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60

  0

  1998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60

  60

  1999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80

  1999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80

  0

  2000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50

  50

  2001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35

  35

  2002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80

  80

  2003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140

  2003年院生活补贴

  70

  70

  2004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245

  2004年院生活补贴

  70

  175

  2007年北京市生活补贴

  300

  2007年院生活补贴

  70

  230

  北京市退休人员补贴合计

  1182

  我院退休人员补贴合计

  410

  772


  中核总为了保障离退休人员的生活,曾制定一系列文件,特别是《2003年4月28日总经理办公会议的讨论意见》(简称4.28文件),和《关于集团公司总部1999年7月1日后按企业办法退休人员的退休费待遇问题的处理办法》(简称总部退休费的处理办法)。根据4.28文件,“原机关离退休人员今后增加离退休费按国家机关离退休费政策执行。除执行国家机关离退休费政策外,继续参照北京市机关离退休人员生活补贴政策执行”。对1999年以后按企业办法的退休人员执行:除在北京市社保部门领取的基本养老金之外,还有总部建立的“补充养老保险金”和“储蓄性补充养老保险金”。而且,今后基本养老金的增加,“由社保部门根据北京市有关政策执行。另外集团公司可视经济效益适当增加补贴”。这两个文件确保了中核总机关两类退休人员的退休待遇,并随北京市物价上涨而同时稳步地增长。但遗憾的是,中核总的领导忽视了同样隶属中核总、也同样生活在北京市的核集团公司科研院所广大退休职工的切身利益,忘记了曾为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开创、发展和四个现代化建设而奋斗了一生的老科学家、老工人、老干部,其实他们更应享受相同的待遇。但我院的退休职工没有享受到,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与中核总的退休金差距越拉越大。
  近年来,中央非常关心百姓的生活,无论是事业单位或是企业单位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大幅度的调整退休金。唯独我院不变或变动很小,造成原子能院的退休金过低,严重地影响我院退休职工的生活。面对着上涨的物价,我院退休职工的生活水平在下降,也直接影响了我们这些年老、体衰、多病的退休老人的生活质量。特别是对那些月退休金不足二千元的老工人,生活是有困难的。即使对我院的高级知识分子,现大多已是七老八十,生活难以自理,就这二、三千元的退休金,能住得进养老院吗?能雇得了保姆吗?
  收益分配的不公平和不公正,不仅使我院的老同志的经济利益受到损失,而且还严重地伤害我们的尊严和感情。昨天还驰骋在科研战场上的我们,今天已成为社会的弱势群体,我们大多数人的年收入已低于北京市人均平均数,属于“被增长”的人群了,很没有尊严。为追求科学强国,我们奋斗拼搏了一生,难道我们的晚年,就应当是这个样子吗?没有公平和公正,生活怎么能幸福呢?尊严又从何而来呢?在这样的困窘之下,又如何面对社会,面对我们的亲属、同学、朋友、学生、以及过去协作单位的同事呢?
  三. 我们的诉求
  解决我院退休金低的问题,事关退休职工的基本利益,也是维护我们的权益和尊严,伸张公平和正义之举。常言道,收入是百姓生存之本是民主之源,为此我院的退休老同志,在此之前给院领导发出上诉信件十余封,对话十余次,历时六年都没有能解决。为公平和公正地解决原子能院退休职工长期以来的退休金过低问题,特提出如下三方面的诉求:
  第一,我院是中核总的下属单位,而且我们生活在北京。为了适应北京的生活水平,(1)补发自1994年以来北京市多次下发的各种生活补贴,而我院没有执行的部分;(2)既然我们隶属于中核总,我们要求我们的退休待遇,执行中核总公司退休人员的退休政策(即4.28文件或总部退休费的处理办法)。
  第二,原子能院的老人们做出的历史性功绩和对新历史时期的贡献,我们理应共享社会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成果。凡非政府下发的增加工资(退休金)的部分,如各种生活补贴、节日补贴等大都来自成果共享。当前工资改革不完善和不配套的时期,成果共享在我们的总退休金中占有很大比例。成果共享的核心问题是怎么能公平和公正地分配给在职职工和离退休职工。如果这两类人员的收益增长失衡,必然影响和谐社会的构建。根据前面我院的各项生活补贴的数据,自1994年至2009年底的15年期间,我院成果共享增加的全部退休金每月不超过700元,得到的成果共享确实是太少了。而在此期间,我院在职职工年平均工资收入已翻了好几倍,我们由衷的为他们高兴。但与之相比,我院退休职工的收入,增长的太少、太少。差距如此之大,是不公平和不公正的,是造成不和谐的主要原因。。
  分配给在职职工和离退休职工的收益比例应是多少比较合适呢?有何规定呢?我们没有找到有关文件。但是,从北京市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在2001、2003及2004年发放的在职职工职务补贴,及离退休职工增加生活补贴的文件,可以得到一些依据。文件中,离休人员和在职职工的补贴金额相同,这里无需再讨论。我们整理了这三年退休职工的生活补贴与在职职工职务补贴的比值,并列在表4中。由于退休职工的生活补贴按退休时间不同分成三档,整理时取中档。此外,对于不同职务和职称的人员,职务补贴和生活补贴也是不同的,表中的比值取的是不同职务和职称人员比值的平均值。从表中的数据可以看出,退休职工的生活补贴与在职职工职务补贴的比值大致稳定在70﹪左右。我们认为这个比例是合理的,既考虑了在职职工的利益,又反映了社会发展的延续性,不致使退休职工这一弱势群体更弱。为了使“共享”达到最大程度的公平公正,使和谐社会拥有坚实基础,和使百姓更多地享受到发展成果,应当从制度上保障成果共享,其核心问题是成果的合理支配,并将可分配部分公平和公正地分配给不同的人群。
  表4. 北京市2001、2003及2004年退休职工生活补贴
  与在职职工职务补贴的比值
  

  年份

  2001年

  2003年

  2004年

  

  50﹪

  75﹪

  73﹪


  第三,我院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的同志要与放射性物质密切接触,遭受放射性射线照射和伤害。中央非常关心这类属高危性行业职工的健康,一方面,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里我院执行重工业系统的工资标准。相同级别的工资,我院比包括中科院在内的许多单位的工资都要稍高一些。而且级别越高,工资差额也越大。另一方面,对从事放射性工作的同志提供保健。即使在物质极其匮乏的困难时期,也保障供给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同志牛奶、鸡蛋、肉、水果等。这类放射性保健在在职职工中一直沿袭下来,并且有了很大的提高。
  但是,一旦退休所有的保健也都取消了,而享受较高工资待遇的原子能院,也已成为过去。现实情况是,与可比单位比较,我院退休职工的退休金要低很多。我们认为,这样的状况于情于理都不合宜。我们的退休职工一辈子都工作和生活在受放射性辐照的地区,还有不少同志直接从事与放射性物质有关的工作,甚至于受到强放射性的辐照,给身体带来很大的损伤。其中有的同志英年早逝,带给家庭的悲痛和损失是无法弥补的。有的至今还要承受这种损伤带来的痛苦,终身难愈。因此我们建议,国家在制定工资政策时,应该考虑对从事高危性工作的行业,有较高的工资水平,并在退休后的退休金上能反映出来。我们也要求,对于在原子能院工作直到退休的职工,退休后应也继续发放一定的放射性保健。保健可大致分成如下三档:(1)院内从事一般工作的同志——放射性本底保健;(2)从事放射性工作的同志——普通放射性保健;(3)从事强放射性工作和受到超剂量辐照的同志——强放射性保健。各档保健的金额,可参照在职人员执行。我们以上的建议和要求,不仅对我们这些一辈子从事与放射性的老同志是一种关爱,也对核工业事业今后的发展大有裨益。
  以上就是我们的诉求,几年来我们曾多次反映,期盼解决我院退休职工退休金过低的问题,但都未解决。三代中央领导同志先后来我院视察和指导工作时曾多次讲到:“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 对我们关爱和鼓励,我们坚信不移。我们也坚信共和国永远不会忘记满门忠烈的原子能院的老人们!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科普讲师团科学家进校园-...[04-25]
为生态农业园区规划出谋划...[04-25]
清华老科协医疗健康中心中...[04-21]
北京建筑大学老科教协会组...[04-21]
清华大学老科协召开201...[04-21]
清华老科协副会长周立柱被...[04-21]
中国农大“农研会”学生陪...[04-19]
初步认识“互联网+”[04-19]
首航协会召开“北京科技周...[04-19]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